北京地鐵實行安檢8年存在哪些需改進漏洞?
添加時間:2016-11-6 21:39:52    點擊:303

 “乘客您好,歡迎乘坐北京地鐵!為了您和他人的安全,請您主動接受并配合安檢員進行安全檢查。根據《北京市軌道交通運營安全條例》《北京市軌道交通禁止攜帶物品目錄》的有關規定,禁止攜帶槍支彈藥、管制器具、易燃易爆及其他禁限帶物品進站乘車。一分安檢,十分安全……”經常乘坐地鐵的乘客,肯定都對這段話耳熟能詳。2008年6月29日,北京奧運會前夕,北京地鐵開始實施安檢。如今,北京奧運會已經過去多年,地鐵安檢的“習慣”卻被保留下來。

  不久前召開的全國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創新工作會議強調,要推動公共交通和物流寄遞企業落實安全生產經營主體責任,切實把各項安全制度和措施落實到位。那么,地鐵安檢到底在多大程度上發揮著過濾“危險物品”的作用?為地鐵的安全運營提供了哪些保障?還存在哪些需要改進的漏洞和不足?記者就此展開調查。

  地鐵安檢,寬嚴不一

  10月14日早上8:40,記者來到北京地鐵1號線八角游樂園站(往四惠東方向)乘車,此時,早高峰已過,乘坐地鐵的人并不多。記者注意到,在進入地鐵站的門口旁寫著“請接受安檢”幾個大字。

  進入地鐵站后,穿過排隊通道,記者來到安檢點位。八角游樂園站是人物同檢車站,一共有兩個安檢點位,每個點位配備兩扇安檢門,安檢門又分為有包通道和無包通道。早晚高峰時,兩個安檢點位同時開啟,其他時間只啟用位置靠里的一個安檢點位。記者根據提示將隨身攜帶的背包放入X光機(包里放著一瓶礦泉水),然后通過安檢門。記者拿回背包后,無人要求單獨檢測包中的礦泉水或試喝。

  安檢門前面站著一位安檢員,對準備進站的乘客作出提示:如有人帶包直接通過安檢門,提示他們包應當過檢。通過安檢門后,地面上粘貼著“手檢區”幾個字。兩位拿著手檢儀的安檢員會提示乘客接受人身檢查。安檢員拿著手持金屬檢測儀在記者的腹部和后腰部掃了一下后,全部安檢手續完成。

  通過安檢后,記者看到墻壁兩邊張貼著各種各樣的公告:《北京市軌道交通禁止攜帶物品目錄》《北京市軌道交通運營安全條例》節選及摘要內容、禁止攜帶易燃易爆等危險品進站的提示等。

  為了解每條線路的安檢狀況是否一樣,記者從北京地鐵現有的每條線路中隨機選取兩個及以上站點進行考察。

  在1號線軍事博物館站,記者發現,該站點只對乘客所攜帶物品進行檢查,不檢查人身,對記者拿在手里的礦泉水,安檢員也未要求試喝或單獨檢測就放行了。

  記者在走訪時對所到站點的安檢設備、嚴格程度、檢查方式、參照標準進行了了解。調查發現,每個站點配備的安檢設備有所不同,記者所到的15號線上的關莊站安檢設備最為齊全,包括X光機、安檢門、手持金屬檢測儀(供人身檢查用)、臺式液體檢測儀、便攜式液體檢測儀、便攜式爆炸物檢測儀等設備。而在1號線的東單站,記者只看到X光機和手檢儀。

  關于安檢的嚴格程度,每個站點也有所不同。在10號線芍藥居站,記者包里的水在通過X光機后,仍被要求拿出來在設備上進行檢測,15號線安立路站也是如此;在10號線知春里站,記者拿在手上的水,被要求試喝了一口后,允許進站;而在4號線人民大學站,記者拿在手上的水,直接“免檢”進站了。

  來到8號線永泰莊站時,已經是下午1點了,此時進站的乘客突然多了起來。記者站在安檢點入口不遠處觀察,看到安檢點負責引導乘客接受安檢的兩名安檢員正在打鬧。對于突然增多的乘客,兩名安檢員并沒有停止打鬧對乘客進行疏導。此時,記者看到一名攜帶大背包的乘客在未安檢的情況下,從安檢員面前直接走過去刷卡進站了。也是在該站點,一些背著小挎包或攜帶食品塑料袋的乘客在未安檢的情況下直接進站了。對乘客攜帶的大包裹免于安檢的情況在4號線動物園站,記者也見到了。一位拖著兩個黑色大塑料袋的女乘客未將物品放入X光機,手檢員用手持金屬檢測儀掃了一下塑料袋,讓該乘客直接進站了。

  此外,記者發現,同一個站點,以磁器口站為例,該站點可分別換乘5號線和7號線,若分別從5號線和7號線的入口進站,所需接受安檢的嚴格程度是不一樣的:從5號線的入口進站,無需人物同檢;從7號線的入口進站,則要接受人物同檢。

  值得注意的是,并不是每一個站點都會同時對乘客的人身和所攜帶物品進行安檢。在記者所到的站點中,人物同檢的車站包括1號線八角游樂園站,15號線奧林匹克森林公園站、安立路站、關莊站,7號線廣渠門外站、廣渠門內站;其他站點如1號線軍事博物館站,6號線車公莊西站,4號線動物園站、人民大學站,10號線知春里站,13號線五道口站,昌平線鞏新城站、朱辛莊站,8號線平西府站、永泰莊站、奧林匹克森林公園站,7號線望京西站均不對人身進行檢查。而在對人身進行檢查的站點中,對人身檢查的統一動作為——在腹部、后腰部掃一下,有的甚至連后腰部都不掃,直接掃一下腹部后放行。

  除此之外,記者發現,地鐵安檢還存在一些設計上的漏洞。記者注意到,從地鐵出站口也可以直接進站。在1號線八角游樂園站(往四惠東方向),在出站口無人站崗時,有乘客從出站口進站后直接刷卡進站了;而在13號線望京西站,盡管出站口有人站崗,但因崗位交接不是無縫對接,在這個時間差內,記者看到一些乘客乘機從出站口進入后刷卡進站了。此外,在該站點,用于將安檢通道隔離出來的防護隔離欄也是可以移動的。

  業務外包,雙重監管?

  除了安檢設備和地鐵站設計存在的問題,記者發現,身為“安全衛士”的安檢員,在安檢過程中執行的標準也有所不同。調查發現,負責地鐵安檢工作的安檢員并非地鐵公司的內部員工,而是地鐵公司與保安公司簽訂合同,由保安公司提供的工作人員。

  根據《北京市軌道交通安全運營條例》第39條的規定,公安機關負責軌道交通安全檢查的監督管理,會同交通主管部門、運營單位制定安全檢查設備和監控設備設置標準、人員配備標準、檢查分類分級標準及操作規范。運營單位應當依法選擇具有保安資質的單位從事安全檢查工作,按照公安機關制定的標準和合同約定對安全檢查單位實施管理。安全檢查單位應當依照本條例規定對軌道交通進站乘車人員進行安全檢查。

  由此來看,地鐵安檢由地鐵運營公司選定的安保公司負責,并無不妥,但在運營公司確定實施安檢的保安公司后,公安機關和地鐵運營企業如何對安檢工作進行監管呢?

  對此,北京市公安局公共交通安全保衛總隊(以下簡稱“總隊”)特警大隊副大隊長裴悅剛告訴記者,具體負責地鐵安檢工作的確實是保安公司的工作人員。目前,負責北京地鐵安檢工作的保安公司一共有7家。他們都是由地鐵運營公司從公安機關確定的具有保安資質的公司中,通過招投標方式確定的。作為直接負責地鐵安檢工作的公安機關,總隊的主要職責為監督管理。在總隊層面,會對地鐵運營企業日常安檢的實施狀況進行監管,包括安檢制度、體制機制的制定,發現地鐵運營企業在日常監管中有沒有管理不到位的情況。如發現問題,第一時間將情況通報給地鐵運營企業,要求整改。對保安公司的監管,則由總隊特警和專門的檢查民警深入各個地鐵站,對安檢員的在崗情況實施檢查,有明察也有暗訪。“此外,總隊下面按照地鐵線路、區段分設32個派出所,并在每個站點設有警務室,配有值班民警,他們的工作職責之一就是對所在站點的安檢工作進行監管。”

  為了解地鐵運營公司在將地鐵安檢工作承包給保安公司后所承擔的職責,記者多次致電北京地鐵運營總公司宣傳部和辦公室,但電話一直處于無人接聽的狀態。后來好不容易接通電話,遺憾的是,宣傳部的工作人員表示,他們不方便接受媒體采訪。

  不用培訓,直接上崗?

  地鐵安檢關乎公共安全,對易燃易爆等危險品的識別是從事安檢工作的基礎。那么,作為地鐵安全運營的“把關人”,安檢員上崗前有沒有進行過專門的培訓呢?

  對此,裴悅剛回應稱,為便于地鐵安檢工作的開展,北京市公安局和北京市交通委員會制定的《北京市城市軌道交通安全檢查操作規范(試行)》(以下簡稱“操作規范”)對安檢人員的培訓時間提出了要求——“確保安檢人員每年參加在職培訓不少于30學時”。“操作規范是2010年制定的,現在的培訓時間已經遠遠超過了這個時間。現在要求新招錄人員接受不少于5天的集中培訓。上崗以后的日常培訓,應該是按照操作規范執行。培訓內容包括安檢的業務常識,理論知識,實際操作知識,還有一些安檢的法律法規。安檢人員的招聘和培訓工作都由保安公司負責。”裴悅剛告訴記者。

  操作規范對安檢員的培訓提出了要求,那么,培訓要求是否得到落實?一位在昌平線鞏新城站工作的地鐵安檢員告訴記者,他們上崗前有大概一個星期的培訓。而7號線廣渠門外站的一位地鐵安檢員則表示,他們上崗前會進行為期一個月的培訓,內容為對易燃易爆物品的識別及發現后的處理辦法,同時包括一些應急情況的處理等。

  然而,記者通過某招聘網站預留的聯系方式,致電聲明“為地鐵公司直招安檢人員”的負責人張先生,他說:“公司會根據線路需求對所招聘的安檢人員進行站點分配,并不是所有線路上的安檢員都需要培訓,有的線路招聘后直接上崗。”至于哪些線路必須培訓,哪些線路可以不用培訓直接上崗,張先生并沒有向記者透露。

  乘客不滿,安檢員委屈

  身為安檢員,要求每一位乘客主動接受安檢是其職責所在,但卻并不是每一位乘客都心甘情愿接受安檢。有媒體報道,一名地鐵安檢員透露,經常遇到不愿意接受安檢的乘客,他們平均每天要被罵四次。

  裴悅剛也透露,安檢員遭受口頭辱罵很常見,拳腳相加,偶爾也會發生。

  就在調查當天,在13號線望京西站,記者就眼見一位攜帶保溫杯的乘客,在安檢員要求其試喝杯中水時,抱怨道:“我自己帶的水還能把我自己喝死啊!你們是不是有病啊?”與他同行的女乘客則說:“以前帶保溫杯坐地鐵都不用檢查啊!這么熱的水怎么喝啊!真是有病!”

  10月30日,記者在八角游樂園站(往蘋果園方向)進站時,看到一名女乘客想直接進站充值。可能為節約時間,她不想走安檢通道,被一旁的安檢員攔住后,她翻了一個白眼,只好從安檢門通過,然后罵罵咧咧進站了。

  不過,也有人對地鐵安檢持贊同態度。記者隨機采訪的一名乘客表示:“地鐵安檢很有必要,對普通乘客而言,確實不知道哪些能帶哪些不能帶,安檢能夠過濾一些潛在危險品。如女生常用的一些高壓罐裝保濕噴霧以及喜歡隨身攜帶的花露水等,如果瓶身上寫有易燃易爆等字樣是不允許帶入地鐵的。”

  一方面是乘客要求乘坐地鐵時盡可能地方便快捷,一方面是地鐵安檢員為保障地鐵的安全運營對乘客及其所攜帶的物品進行的安全檢查需要占用時間,如何協調這種矛盾?

  “最好的辦法就是讓更多的人了解軌道安檢。目前,我們采取了媒體宣傳、現場宣傳、移動視頻滾動播放、車站內粘貼告示等方式讓更多的乘客了解安檢、乘客守則以及禁止攜帶的物品。對乘客而言,了解更多安檢知識可以節約他們的進站時間,對安檢人員而言,也能減輕他們的工作負擔。”裴悅剛說。他還告訴記者,他們以前也做過類似調查,大部分乘客認為安檢能夠給他們提供一些安全保障,安檢的存在很有必要。不過,也有一些不同的聲音,但畢竟是少數。

  “我們必須承認,地鐵安檢發揮了巨大的作用。據統計,2016年以來(截至10月22日),軌道交通對15.51億余人次進行了安檢,同比下降18.54%;安檢物品13.10億余次,同比下降19.19%;查獲禁帶物品約245591件(軍警類722件,刀具類70704件,易燃易爆類144823件,其他29342件),同比上升7.30%。2008年啟動安檢以來,軌道交通對93.12億人次進行了安檢,安檢物品92.03億件次,查獲禁帶物品約1231549件(軍警類5388件,刀具類345848件,易燃易爆類472500件,其他類物品407813件)。地鐵安檢肯定會占用一些時間,希望乘客能對地鐵安檢多一分理解,多一些配合。當然,為應對客流高峰,節約乘客進站時間,在客流量大時,會對乘客實施快速安檢。”裴悅剛告訴記者。

  “地鐵安檢,將越來越嚴”

  無論是安檢設備配備存在的差異還是安檢員培訓時間有所不同,最終都將表現為安檢程度的寬嚴不一。對此,有人提出質疑,地鐵作為一個整體網絡,在某個站點進站后,可以到達任一線路的任一站點,如果每個站點進站的安檢嚴格程度不一,實際上,那個安檢最嚴格的站點也就沒有存在的意義了。

  針對質疑,裴悅剛回應稱,按照規定,地鐵安檢實行分級分類標準(最高級、日常級和快速級),并提倡“一站一策”,即不同站點根據不同時段達成不同政策。在重大活動期間,在有關部門的部署下,所有站點實行最高等級安檢;在早晚高峰時期,由各個站點根據實際情況決定是否實行快速安檢;其他時間,一般為日常級安檢。“從直觀上來說,早晚高峰實行快速安檢容易給人安檢流于形式的感覺,但從安檢的作用來說,除了查處易燃易爆等危險品,安檢更重要的在于其震懾作用。實際上,此時安檢仍發揮著重要作用。”

  他還告訴記者,實際上,每個站點配備的安檢設備是一樣的。一般來說,X光機、爆炸物檢測儀、液體檢測儀、防爆毯、手持金屬探測器、防爆球等是標準配置,差別只在于實行人物同檢的車站多了一道安檢門。他還告訴記者,新建線路站點配備的安檢設備一般更小巧、攜帶更加方便,所以一般會擺放在操作臺上,顯而易見;一些老線路因空間和設備體積原因不會放在顯眼的位置,所以容易給人安檢設備不全的錯覺。此外,在功能方面,各個安檢點位的設備并沒有區別。

  裴悅剛進一步指出,盡管地鐵安檢在震懾犯罪分子和查獲禁限帶物品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但從現狀來看,北京地鐵安檢仍面臨不少困難。他告訴記者,北京地鐵車站多,安檢點位多,線路長(全長554公里),客流量大,日客流量為1000萬人次,要想做到人人安檢,并不現實。而且,地鐵安檢面臨一個突出問題——由于地鐵安檢人員的工作環境不好,冬熱夏冷,薪資待遇又不高,導致地鐵安檢人員流失嚴重。

  針對這些實際困難,裴悅剛說,隨著反恐怖主義法出臺,國家對公共安全更加重視,地鐵安檢將會越來越嚴。他們也會克服實際困難,不斷完善安檢措施,并逐步推進所有站點實行人物同檢。“目前,我們已經委托企業在研發一些快速安檢的設備,讓乘客能在正常進站的情況下就接受安檢。研發已經取得初步成效,但運用到實踐中還需要時間。”

  為保障地鐵安檢工作取得更加突出的實效,保證地鐵安檢工作向規范化、嚴格化、專業化方向發展,裴悅剛認為,地鐵運營企業也應該加強對保安公司和安檢人員的監管,對安檢人員進行職業化、規范化培訓,確保安檢工作更加規范、統一。

  裴悅剛還對乘客提出了希望,希望乘客能夠積極配合安檢工作,并提升自己對安檢的認知度。只有這樣,地鐵安檢才能發揮更大的安全保障功能。
河南11选5-首页